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06年12月22日

【Project Z】Episode 9

Episode 9 — Nadia

「Project Z」,全名是「Project Zedekiah」,一個以創造新人類「Zedekiah」為目標的計劃。Zedekiah是猶大王國的末代君主。在希伯來語中,Zedekiah意為「上帝是我的公義」(The Lord is righteous)。

博士,就是Alaric教授,為一個被世人都認定為「不道德」(iniquitous)的人造人計劃名命為「Zedekiah」(The Lord is righteous),這是何等的諷刺。他,是在挑戰「神」、挑戰自然的法則。聖經上說,神創造人。那麼,對我來說,創造我的Alaric就是我的「神」了吧?一個比我低劣的物種竟然是我的「神」,真諷刺。




Astra自稱是博士的妹妹。我能夠聽到她的心聲,她沒有說謊。最少,她認為自己說出的是事實。我相信Astra沒有騙我,但我不相信這是真相。我只好去找博士,問個清楚。

博士的辦公室位於研究所主樓頂層,靠海那邊的窗戶全是落地玻璃,整片大海一覽無遺。春末初夏的陽光穿過玻璃,緩緩落到室內冰冷的雲石地上,為這間純白帶點寒意的辦公室帶來了些許溫暖。當我進入辦公室時,博士已經坐在會客用的沙發上等我。茶几上也放好了兩杯還在冒煙的咖啡。應該是秘書小姐準備的。

見到我進來,博士指著他對面的沙發,說:「坐。」看到我坐下後,他拿起最近他的那杯咖啡,喝了一口,問:「醒來之後有覺得身體不適嗎?」比起我要見他的原因,博士對身為實驗品的我的狀況更有興趣。

「沒有。」我說,「你的妹妹Astra跟Gwynne所長一模一樣。」

博士笑了,說:「真直接。就知道你會問,但沒想到會這麼直接。」博士放下咖啡,「Astra是Gwynne的複製人。」

博士也很直接。

「我猜你也知道,Gwynne是我的妻子。我們是大學同事,一起學習,一起進研究所,一起帶領『Project Z』。Gwynne她很聰明,是個天才,沒有她的話『Project Z』也不能成事。我很需要她的輔助。」

「所以就複製了自己的妻子嗎?」我打斷了博士的話。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你知道Gwynne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嗎?身為教徙的她認為『Project Z』是在挑戰『神』,是『犯罪』。我們更為此而爭吵過不下數百遍。但最後,她還是選擇了『犯罪』,選擇了支持我。」博士笑道,「『Project Z』很需要她,為預防她突然離隊,我在『Project Z』開始後不久,就偷偷開始了Gwynne的複製計劃。現在證明,我當時的決定是沒錯的。」

「Gwynne所長一定是深愛著你。」我說。

「是啊,她一直想要我們的孩子,」博士平靜地說,「可惜,我沒有生育能力。我天生精子細胞不建全,就連體外受孕也很難成功。」博士拿出香菸,抽了一口,繼續道:「我跟她說,參與『Project Z』的有世界頂尖的科學家,政府也為計劃傾注了天文數字的資金。或許,我們可以利用『Project Z』的資源『創造』我們的孩子。Gwynne聽了我的話,並將其實行了。在『Project Z』的其中一個胚胎實驗體中,她利用了我的細胞基因和她自己的卵子作為樣本,製作了其中的『Z』。那就是你,Nadia,你不單是『Project Z』的『希望』,也是Gwynne的『希望』。以研究目的而言,你是失敗作。但對Gwynne來說,你是她一直夢寐以求想得到的東西。」

博士突然沈默了,他放下手上的香菸,灰藍的眼睛冷冷地看著我,平靜地說:「她很愛你,愛你愛到決定為你而死。」

Gwynne所長是自殺的。博士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懂。

博士舒了一口氣,望向遠方的海洋,緩緩道:「她自殺前給我發了個電郵。她說,為了我們的孩子,她甘願『犯罪』,但她開始意識到,我們『創造』出來的孩子並不是一般人,而是有遺所有『規律』的存在,是一個嚴重的『錯誤』,是『重罪』。她覺得只有殺了你才能糾正這個『錯誤』。但她無法了結你,又停止不了對自己的譴責,最後,她在絕望和崩潰下,選擇了自殺。」博士轉過頭來,看著我,淡淡道:「是你、是『Project Z』、是我,殺了我最愛的妻子。」

「你也覺得『Project Z』是個錯誤嗎?」我問。

「不,Gwynne的事是個悲劇,『Project Z』並沒有錯。」博士自信地說,「人類的歷史將會因為『Project Z』而掀開嶄新一頁。人類的文明將會得到超乎想像的進步。」

我不理解這種想法。經過改造的「人類」已經不是「人類」了,最少,我不覺得自己是個「人類」。而「人類」也沒把我當人看。「人類」為何想要製作一個會取代自己的物種呢?

「最後一個問題,」我覺得今天的會談已經差不多了,「對你而言,Astra是什麼?」

「是工具。」博士微笑道,「沒有人可以取代Gwynne,連她的複製人也不能。」

「明白了。謝謝你告訴我真相,我不會跟別人說的。」我已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於是站起來,想要離開,「打擾了。」

「兩年前,你是怎樣殺人的?」博士突然問道。

「當時很混亂……我不太記得了。」我說。

「這樣啊……真可惜。」博士笑道。

對博士來說,我只是個實驗品。是珍貴的實驗品。



不知不覺,夏天到了。在這個夏季的晚上,第一研究所難得地熱鬧起來。主樓的大型會議室內張燈結綵,充滿繽紛喜悅的感覺。會議室的中心被改造成一個舞池,會場內播放著輕快的舞曲。舞池外的餐桌上還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酒佳餚。研究所的員工有的在跳舞、有的在把酒談歡、有的在專心享用美食。Nat在會場的中心,接受著眾人的祝賀。今天,是Nat的生日,研究所的員工在為他舉行生日派對。

我站在會場的角落,遠遠地看著Nat。那天之後,他沒再跟我說過話。到最後,還是不知道他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Nat跟其他人有說有笑的,他喝了些酒,笑得很開心。在人群中,Nat就像一個「人類」。這麼親近人類的他的確不可能明白我的孤獨感。除了我,Nat還有Astra等其他的「同伴」。但我除了Nat以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有時候,Nat會四處張望,似乎想在這人海中尋找誰。我猜,他是想找Astra吧。雖然Nat已經很小心,但風還是把他倆的關係泄漏了。

「Nada,不去跳舞?」打擾我的人正是Astra。她把那頭長長的黑髮盤成了髮髻,髻上插了一隻用水晶穿成的大蝴蝶。那隻閃爍的蝴蝶跟那身紅色的晚禮服互相輝映,非常好看。Astra像Gwynne所長一樣,是個美人,但終究是個「人類」。Nat真的愛上了這個「人類」嗎?這跟「人類」愛上「猩猩」有什麼分別?我不理解。突然,Astra拉著我的手,說:「來,不要站在這裡,一起去玩吧。」

Astra把我拉到Nat的面前,笑著為他送上生日禮物。Nat也因為終於見到Astra而笑逐顏開。只是,當他看到Astra挽著我的手臂時,他的笑容立刻不見了。我聽不到Nat的心聲,但我知道他在生氣。

「抱歉,我沒為你準備生日禮物。」我說。

「沒關係,」早就收起了笑容的Nat冷淡地說,「你來這個派對我就已經很高興了。」但他的語調中沒有一絲高興的情感。

「Nat,生日快樂啊。」連博士也來了。他走到我們面前,向四周望了一遍,笑道:「很不錯的派對。Nada,你生日時我們再辦一個類似的派對吧。」

「不用了,我不是那麼喜歡派對。」我說。

突然,會場的輕快的音樂轉換成慢舞的舞曲,博士表現得很興奮,左右兩隻手分別拉著Nat和Astra,說:「來,快去跳舞吧!」Nat點點頭,牽著Astra的手,雙雙步入舞池。我和博士站在原地,看著他倆翩翩地舞。

「年輕真好。」博士凝視著Nat和Astra,微笑著。

【計劃進行得挺順利。雖然「Z」的基因是以人類基因為基礎,但當中還是混合了其他生物的基因而且也經過太多改造,我還擔憂「Z」不會對人類產生性慾。看來暫時不用擔憂這方面的問題。但「Z」的基因能否跟人類基因結合呢?他們能否交配生子呢?「Z」和人類的後代又能否遺傳「Z」的特殊能力呢?要是這些能力是有遺傳性的話,這就有趣了。之後再讓有特殊能力的混種再跟「Z」交配,又會出現什麼情況?嗯,有趣。或許應該先暫停那個基因融合的實驗,再觀察一下這邊的實驗吧。】

博士的心聲傳入了我腦海。

原來,這也是一個實驗。就像對待其他動物一樣,為了追求更「優質」的品種,「人類」隨意地替我們配種、觀察我們的後代、再配種。比人類優勝的我,為何要忍受這種屈辱?

我想離開這裡。但,我不想離開Nat。

Nat會跟我一起離開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