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06年12月22日

【Project Z】Episode 8

Episode 8 — Nathan

Nada的甦醒令研究所所有人員,包括博士和Astra,都很興奮。如今,兩個「Z」都在,研究人員正考慮讓誰接受基因融合的實驗。而那個實驗體將有機會成為『Zedekiah』。從他們的私下對話得知,那個實驗體很可能是我。因為實驗風險太高,而Nada的能力太珍貴,博士不希望讓Nada冒險。

只要不是唯一的存在,那東西就不是獨一無二不可取代。只要不是不可取代,就有等級的分別。Nada跟我同為「Z」,也一樣有等級的分別。大家都私下叫Nada「失敗作」,而我,連「失敗作」都不如。

「潛水如何?」一如所料,是Astra。她走到我身旁,坐下來,陪我一起看海。

「今天不錯,水很清澈,水溫也剛好。」時值初夏,氣溫怡人。潛水之後我坐在海邊石灘上,享受陣陣海風及暖和的陽光,聽著海浪拍岸聲,看著一望無際的碧海,想著些無謂事。

Astra的黑色長髮被海風吹亂了,她用右手把亂髮繞到耳背,微笑說:「下次教我潛水吧。那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去玩了。」

「這樣不好吧?」我說,「表現得太親近的話不太好。」有些研究員已經在私下談論我和Astra的事,他們似乎對我有所不滿,認為我以「Z」這個身份的方便接近Astra。如果我們戀人的關係被發現,不知道會被說成怎樣了。再說,唯一的妹妹跟實驗品交往,博士知道的話應該會很憤怒,說不定會就這樣毀滅了我。

「Nat……你真的在這裡。」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清澈的聲音,回頭一看,是Nada。


Nada身穿白色的襯衫、藍色牛仔褲、白布鞋。比起昏迷前,Nada明顯瘦了很多,衣服顯得太點過大,但他好像不在意。長長的金髮被隨意地綁成馬尾。我想替他剪頭髮,但他說沒關係。Nada對於衣著打扮還是一如以往的不為意,衣鈕也扣得不是那麼整齊,但他變得更像一個男性,而且是個很漂亮迷人的男性。

「Nada,你好。」Astra親切地跟Nada打招呼。

「……妳好。」Nada看了Astra一眼,淡淡道:「不打擾你們聊天,再見。」然後轉身就走了。

Nada比從前更討厭跟我以外的人接觸。從前研究員還可以替他抽血檢查,現在他自己學會了打針抽血。可以避免的接觸他全都避開了。雖然跟從前一樣寡言,但Nada的氣息也改變了。從前的他給人的感覺是呆滯和遲鈍,純粹而簡單的天然呆。現在的他是沈寂,但時而流露著一絲危險的氣息。而最奇怪的是,我沒辦法感受到他的動靜。像剛剛一樣,感官比常人好幾百倍的我也沒辦法察覺到Nada已在我的身後。就連他的私語我也沒辦法聽得到。

「竟然就這樣走了啊,真可惜。還以為可以跟Nada聊聊天。」Astra苦笑道,「他是不是討厭我?」

「他討厭大部份人。」我笑道。

「這大部份人當中不包括你和Gwynne吧?」Astra微笑道,「你知道Gwynne是誰嗎?長得跟我很像?Nada剛醒時好像把我跟她搞亂了。」

我搖搖頭。Nada從沒跟我提起過Gwynne這個人。這應該是他在第三研究所內認識的人。他從來都不說第三研究所的事。

Nada的身影漸漸遠去,看著那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金色長髮隨著海風擺動,我突然意識到,原來我對Nada的過去一無所知。



晚飯之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聚精會神地聆聽著研究人員們的私語,希望我跟Astra的關係還沒被人發現。卻意外聽到研究人員們正在商討我生日慶祝會的事。

的確,步入夏天,我的生日也快到了。研究員們要為我慶生,並不是因為他們喜歡我,只是因為實驗品「Z」又多活了一年,代表他們這一年的研究沒有出問題,是值得慶祝的事。當然,研究人員中也有幾位跟我很要好,他們是真心要為我慶祝生日的。

「咯咯」

突然,一陣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亂了我的集中。

「是Nada嗎?」能夠不被我發現的人就只有Nada。

「嗯。」的確,我猜對了。

「進來吧。」我邊坐起來,邊說。

隨即,Nada推門而進,走到我面前,問:「你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簡單直接,很是Nada一貫的風格。

Nada那接近金色的淺棕色眼睛凝視著我,他臉帶淡淡的微笑,似乎很期待我的答案。每年都是這樣,他總是很重視我的生日,總會為我準備我喜歡的禮物。但對於自己的生日,他不是那麼在意,問他想要什麼禮物時,他總是說「Nat的名字就是禮物的意思」他意思是我就是他的禮物嗎?這是什麼?Nada,我可不是為了你而存在於這個世界的。

突然,Nada項子上的十字架映入了我眼簾。

不管什麼時候,Nada都要戴著這十字架。由相識的第一天開始,我從沒見過他有解下這十字架。雖然他什麼也沒說過,但想必這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吧。

「我想要這個。」我指著Nada項子上的十字架說。

Nada一聲不響,把雙手放到項子後面,把十字架項鍊解下,然後把項鍊圍在我項子上,扣好,說:「這項鍊對我來說很重要,請好好珍惜。」

只要是我的要求,不管多過份,Nada都總是會依我的話去做。為何他從不生氣從不拒絕?他這樣是重視我?還是可憐我?我不知道。但肯定的是,我討厭這樣。

「是重要的東西就不要隨便送給別人啊!你認為這樣做我會高興嗎?!」我一手扯斷了項鍊,用力地把十字架丟在地上。

Nada一臉愕然地看著我,沒說話,彎下身,把腳下的十字架拾起。他仔細地檢查了一番,確保十字架沒有損壞後,平靜地問:「你不想要這十字架了?」

我更氣了,怒吼:「不要了!」

「嗯。」Nada點點頭,小心地把十字架放進口袋裡,笑說:「那你想到想要的禮物時再跟我說。晚安。」

「為什麼你不生我的氣?!」正當Nada轉身想要離開時,我問,「我在故意為難你,你不知道嗎?那明明是你重視的東西,為何你不拒絕?!」

Nada依舊如常的沈寂,他慢慢轉身,看著我,說:「因為你是我最重視的存在,所以我不會生你的氣。」Nada微笑了一下,他的笑容依舊好看,「對我來說,其他所有的東西都只是沙漠中的隨眼可見的沙,毫無價值。但只有你不同,你是沙漠中唯一的一朵花。」Nada指著我的眼睛,笑道:「那朵花一定是紅色的。」

話畢,Nada就轉身離開了我的房間。



對Nada來說,我是唯一有意義的存在,是絕對無可取代的存在。

這種情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