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06年12月22日

【Project Z】Episode 6

Episode 6 — Nathan

Nada已經昏迷了一星期。那天晚上他滿身鮮血地倒在我肩上,只說了一句「我殺了人」,然後就一直昏迷至今。看著蒼白、全無知覺的Nada,有幾次,我以為他已經死了。伸手摸摸他那精緻的臉孔,是微溫的。這時我才確定他還活著。

「Nat,你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博士走到我身旁,問。

看著沈睡的Nada,我搖搖頭,道:「他只說他殺了人。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博士從口袋掏出一包香菸,把一枝香菸送到嘴唇上,燃點起來,深深地抽了一口,嘆道:「的確,我們在你找到Nada的地點的附近找到了一具屍體,但對方是個比Nada個子高很多、健壯很多的男人,我們沒理由相信那是Nada殺的。」他再吸了一口,吐出了一縷縷灰白的細煙,「但是,因為Nada是『Z』,我們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性。」博士抬頭看天,笑道:「真想知道Nada是怎樣殺人啊。」

博士想知道的只有「研究結果」,他沒有關心過Nada的生死。




Nada昏迷後的第五個星期,第一研究所來了位新的研究員,而且罕有地是位女研究員,名叫Astra,年齡和我差不多,說是博士的妹妹。Astra有一頭漂亮的黑髮,如黑曜石一樣的眼睛,白皙的皮膚,端正的五官,確實是一名美女。可是和昏迷了的Nada比的話,又不比Nada迷人。

研究所的人員對於這位新成員的加入顯得非常雀躍。大家都好像很喜歡她,總是找機會和她聊天。以我的聽力,研究內任何人的話語我都可以聽得很清楚。因此我也知道她成為了研究人員茶餘飯後的話題。一聊到關於Astra的事,大家都笑得很快樂。奇怪的是,我從沒聽見任何人說Astra的是非。同樣地,Astra也不說他人的是非。這叫我有點意外。Astra的到來,為第一研究所帶來了陽光。

但是……Nada還一直昏迷著。



「你不喜歡說話的嗎?」

Astra來了第一研究所第三個星期,她第一次和我說話。那時我就坐在Nada的床邊,看著他。Gwynne說:「我來了這麼久,你一直都沒跟我說過話呢。但你卻跟其他研究員和博士說話。」她也稱呼她的哥哥為「博士」。

「沒有……我只是想不到要說什麼而已。」我喃喃應道。

她也跟著坐下來,看著Nada,說:「真是漂亮的臉龐。不知道他睜開眼的樣子是如何。」

「更漂亮。」我笑道,「Nada的眼睛是很淺棕色,看上去就像金色一樣。」

「他的聲音是怎樣的?」

「很清澈,就像是水一樣。如果水會說話的話大概就是Nada的聲音吧。」我說。

Astra看看我,再看看Nada,問:「你很擔心他吧?」

被她這樣一問,我竟然答不出話來。說真的,我沒有很擔心。看著昏迷的Nada我反而有點安心,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如果Nada可以一直這樣昏迷下去的話,我可以盡情去愛護這個已昏睡的人但又不怕其他別人拿他來和我比較,更不用去想「我連失敗作都不如」這些的無聊事。因為那個「失敗作」已經不能動、不能笑、不能和我說話了。

我這個人真差勁。

Astra看我沈默不語,笑起來了,說:「如果Nada是成功作品的話,她就是你的了。可惜Nada是失敗作,你現在只能看了。」

「她?」我不明白,「Nada是成功作的話,她……是女孩?」

Astra顯得有點驚訝,道:「原來你不知道的啊!」

「不知道。」的確,我什麼都不知道。

Astra問:「那你也一定不知道『Project Z』的目的了吧?」

「『Project Z』不是一個以創造新人類『Zedekiah』為目標的計劃嗎?」我只知道這些。

「沒錯,而你們『Z』就是『Zedekiah』的原種。因為改造『Z』的基因已經很困難,更不用說要改造『Zedekiah』的基因了。因此,博士提出了由兩個『Z』繁殖出『Zedekiah』的可能。所以說,一開始的『Z』應該是一男一女的。你是男性,而Nada應該是女性。但Nada失敗了,也沒有其他的女性『Z』可以代替他。所以現在『Zedekiah』的研究可說是停滯不前。我們只好研究一下你們的身體機能,看看還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

Astra的口吻就像是醫生對病人講解病情一樣,有一種權威感。但她的年齡明明和我差不多。難怪其他研究人員都說她是「天才」。

「為什麼要創造『Zedekiah』?」這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但從不敢問,「『Zedekiah』和一般人類有什麼不一樣?」

Astra顯得更為點驚訝了,問:「博士什麼都沒告訴你嗎?」

「沒有。」我平淡道。

「我也不知道創造『Zedekiah』的原因。不過據了解,『Zedekiah』和人類最不一樣的地方,除了『Zedekiah』會有一些特別的能力以及平均智商比人類高外,『Zedekiah』不會有衰退情況。」Astra看著Nada,像是在背書一樣把資料背出來。

「人類一般在二十五歲之後新陳代謝會減慢,身體功能會開始衰退。就是保持健康飲食,經常運動,到了四十多歲開始身體還是會衰退。但理想中的『Zedekiah』沒有這樣的現象。他們的身體機能會一直維持在二十歲的豐盛時期。直到六十歲身體會在一年之間衰老,三年內死亡。以勞動量來計算,『Zedekiah』是人類的好幾倍。而且在六十五歲前一定會死亡,社會不會再有老人問題。唯一的問題是人口控制,因為『Zedekiah』的生育年齡可到六十歲。不過人口控制也沒有什麼難度就是了。『Zedekiah』是比人類更優勝的物種啊。」Astra看著我笑了,「你也一樣,因為你是『Z』。」

說罷,Astra伸手摸我的臉,笑道:「我一直想見見你們,終於也見到了。漂亮的外表、特殊的能力、而且擁有比人類更高的智商,簡直是傑作。終有一天世界是你們的。」

面對她的話語,我說不出話來,腦裡一片空白,看到的只有她那黑曜石一樣的眼睛。

「有人說男人要是和女人對望超過十秒的話就會愛上對方。」突然,她笑道,「不要一直看著我。」

「啊……對不起。」我不好意思地把視線移開。

Astra站起來,摸著Nada的臉,一臉悲傷道:「可以的話我也很想和他聊聊天。希望他快醒過來吧!」接著她整理一下她那年研究人員的白色外套,說:「Nat,我要去工作了。很高興可以和你聊天。再見。」

話畢,Astra離開了Nada的房間。



然後,過了快兩個寒暑,Nada還是一直昏迷著。這叫博士和研究人員都非常苦惱,但他們也束手無策。每次替Nada打理頭髮和刮鬍子時都覺得現在的他就像個洋娃娃。面對這樣的Nada,我竟然感到很安心。可以的話,真希望他一直這樣昏迷著。

「又在替Nada梳頭了?」

進來的是Astra,我應了一聲:「嗯。」

「明明我每次都是突然出現,但每次都沒辦法嚇倒你呢。」她的語氣似乎有點不滿。其實我早就聽到她跟其他研究人員的對話,知道她要過來,因此並沒有被她嚇倒。「頭髮已經那麼長了啊……很難打理吧?剪掉比較好?只是……這麼漂亮的金髮,剪掉好像很可惜。」說到這裡,Astra突然從後抱著我,「你也會捨不得吧?」

我跟Astra已經交往了一個月。只是,這是個秘密。我們都相信博士和整個研究所都不會讚成我們超越「研究人員」和「研究對象」這條界線。幸好我有過人的感官,能有效防止別人發現我們的關係。

我用手背輕輕摸了一下Nada的臉龐,說:「沒什麼捨不得,只是Nada現在這個樣子,很難替他剪頭髮。」

「很珍惜Nada呢。我都要妒忌了。」說著,Astra把我抱得更緊。

「因為這世上只有Nada跟我一樣是『Z』。」

「說起來,我們想到了一個新方法創造『Zedekiah』。」Astra微笑道。

「新方法?」

「嗯。現在有你和Nada兩個『Z』。我們打算以改造的方法把其中一位『Z』的基因融合在另一位『Z』身上。如果理想的話,『Zedekiah』也有可能誕生。不過問題是,這是個高風險的方法。而且還是沒有女性的『Z』,最根本的問題還沒解決。」

「那會是我繼承Nada的基因還是相反?」

Astra道:「Nada一直昏迷不醒,因此會成為『Zedekiah』的是你。除了你本身的能力外,你還會得到Nada的能力。只是風險真的很高,我有點擔心。」

如果我成為『Zedekiah』的話,是不是就不用再和Nada比較呢?是不是就不會再感到自卑呢?如果是這樣的話……

「不能……Nat……不能……」

傳來的是如水般清澈但虛弱的聲音。

Nada……醒來了……他慢慢從床上爬起來,無力地抓住我的衣服,直視我的眼睛,以極為弱小的聲音說:「讓我成為『Zedekiah』……」聲音雖然微弱,但他的眼神卻非常堅定。

「Nada!你終於醒了!我去通知其他研究人員!」Astra高興地叫道。

Astra的話語讓Nada意識到房內有其他人的存在。他朝Astra的方向看了一下。剎那間,他的臉變得更蒼白,眼睛張得大大的,露出了極為驚訝的表情。正想跑離房間的Astra看到這情況立刻駐足,問:「Nada,你怎樣了?哪裡不舒服了嗎?」

「……Gwynne所長?……妳不應該在這裡的?」Nada的聲音在顫抖著,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妳……妳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從沒想過,Astra的出現、Nada的甦醒會改變了我往後的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