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06年12月22日

【Project Z】Episode 5

Episode 5 — Nadia

人物的基因由23條染色體所組成,最後的一對染色體決定一個人的性別。XX的話就是女,XY的話就是男。Y染色體可說是沒用的,裡面沒有基因資料。因此,男性患有遺傳病的機會比女性高,男性胎兒也比女性的胎兒脆弱。大自然好像已然決定了,女人比男人更堅強,更適合生存於這個世界。

可是,「Z」並不一樣。

「Z」的基因有一半和人類一樣,而另一半是經過改造。而在改造過程中,這些帶有基因資料的染色體很可能會在細胞分裂時影響改造過的基因,令細胞分裂不正常,最後令胎兒無法成長。因為Y染色體沒有基因資料,男性的「Z」可說是少了一個不明朗因素。相反,女性的「Z」就因為XX染色體的關係,而令女性「Z」胎兒的存活率幾乎等於零。

最後,能在人工子宮內成形的女性「Z」胎兒就只有我一個。從電腦數據顯示,在人工子宮內的我是一個女性。唯一一個「Z」的女性。研究人員都為此而感到興奮,更為我起了「Nadia」—「希望」這個名字。可是,我的出生令研究人員都絕望了。

我是男性。電腦數據出錯了。



「如果我是女生的話,大家會喜歡我嗎?」有時候我會這樣想,因為第三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對我都很冷淡。「要是我是自然而生的話,沒有人會介意我是男是女吧?」我的想法真的很天真。可是,這種想法卻又一直深深地印在我腦海中。直到那一天為止。

「Nada,我需要你!」




「Nada,記好了,有些物種的數目可以用J-Population來表示。J-population的特性是,生物總數不會下降,只會不停上升,然後有一天會突然全部消失。過程就像 J 字一樣,一直向上升,然後突然停止了。」

「不會下降,只會不停上升……人類不就是這樣嗎?人會不會突然全部消失?」

「科學家暫時還不知道人類是不是J-population。這個問題,由Nada自己去找答案吧。」

Gwynne所長正在教我生物學,J-population是她最後教我的東西。因為在那天之後,她就像跟蹤J-population的生物一樣,突然消失了。Gwynne所長留給我的就只有一條十字架項鍊和一些知識。

然後,我立刻來到了第一研究所。遇上了Nat。



第一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感覺上比較親切。可是,風告訴我,那只是表面。大家暗地裡還是叫我「失敗作」。

第一次到達第一研究所時,是晚上,Alaric教授,就是博士,很熱心地招待我。可是,我不想被他碰。博士碰我時,我感到很嘔心。明明就不喜歡我,為什麼還要裝成親切地接觸我?其他人也一樣。人類這生物很虛偽,為了得到想得到的東西,不惜戴上面具待人。可是,有時候我覺得不會戴上面具的大自然更殘酷。

「Nada,你還有一個叫Nathan的同伴的。他和你一樣是『Z』。比你早了好幾年來到這裡。你不知道自己有同伴吧?」博士見我悶悶不樂,於是說起「同伴」這個字眼,希望引起我的興趣。而他也成功了。

「都是『Z』……?」我問,「他在哪?」

「現在應該在海邊游泳吧。要去找他嗎?」



晚上的海邊,看到的就只有一片漆黑。如果沒有天上的月亮的話,真的什麼都看不到。

隱約看到海邊坐著一個人,當我開始走近時,他就立刻回頭了。月亮下隱約看到他紅色的眼睛,那是非常驚訝的神情。

「你是Nathan吧?我是Nadia,另一個『Z』,你可以叫我Nada。」我說,「終於見到你了。」

「啊……你好。」Nat慢慢站起來,「今早研究人員跟我說過了。沒想到你這麼晚才來呢。」Nat微笑著。

「對了,吃飯了沒有?我們一起吃晚飯吧。」Nat拍拍我的肩膀,然後朝研究所方向走去。我不自覺地跟著他走了。

夏日、滿月的晚上、海浪聲、晚風、海的味道,這些都會令我想起Nat。一直都是這樣,一直。



博士送我的20歲生日禮物,是和Nat到「外面」走一趟。這是我第一次到「外面」去。在書本上,我知道「外面」有一個叫「動物園」的地方。書上說,那裡是很多不同動物生活的地方,在那裡可以看到不同動物的生態。我想看看那樣的地方。或許,我這不是自然界一員的「人」會被自然界的生物排斥,可是我還是不想放棄可以尋找一個安身之所的機會。可能在「動物園」內,我可以找到那樣的地方。可是,我錯了。

動物園,只是一個不同種類動物被分別困在籠子裡的集中營。在那裡有的只是人類的笑聲和動物的悲鳴。那只是一個可悲的地方。



Nat帶我離開了這個「集中營」,我們在大街上閒逛。然而,混沌的空氣、哭泣的樹木、因為被打扮得不倫不類而悲傷的狗隻等等,這些都令我太傷心了。人類和動物最大的分別是什麼?為什麼人類可以這樣對待自然?並不是人類比較聰明,是動物會改變自己適應自然的改變,而人類是改變自然來適應自己。

自然選擇了人類,可是人類在幹什麼?



「救命!救我!我不想死!」

閒逛中,大自然不同的聲音不停進入我的耳內,而這一句令我有最強烈的反應。

是誰?是誰在喊救命?是誰呢?

不自覺地,我向聲音的源頭跑過去了。當我回過神時,太陽已經西下,Nat也不在我身邊。而我正站在一個偏僻的郊區。看到的是兩個男人,他們在圍毆一個人—— 一名老婦。老婦已經失去了知覺,倒在地上。男人的身上有一點血跡,應該是婦人的血。

「你們……在幹什麼?」我氣喘如牛地說。

「喔?很漂亮的小姑娘嘛。小姑娘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其中一個男人微笑道。

「你們為什麼要打她?」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為什麼?因為礙眼啊!老人就是這麼礙手礙腳!」另一個比較強壯的男人猙獰地說。

「對啊。還說我們什麼亂丟垃圾沒公德心,我最討厭被人說教了。」第一個說話的男人道。

我越來越不明白人類了。

Gwynne所長說愛我,可是她卻丟下我一個人。自然選擇了人類,可是人類卻在破壞自然。動物除了在爭奪領地和配偶外,極少同類相殘。可是人卻不是……

「為什麼……」我真的很不明白。這個世界有點失控了?還是失控的是人類?

突然,比較強壯的男人拉著我的手,笑道:「妳不會去報警的吧。 對嗎?」

「妳不合作的話我們就像對付那老太婆一樣對付妳。」

老太婆……那個老婦人……那句話是她心中的求救吧。20歲,我的能力突然增強了。之前我聽不到人類的心聲,現在卻聽到了。要是這個能力增強了的話,另一個能力是否也增強了?Gwynne所長不讓我使用的另一種力量……

「消失吧。」

捉住我的男人突然化作了一陣塵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你……你剛剛幹了什麼?他呢?去了哪?」另一個男人非常驚慌,他不斷向後退,甚至跌倒在地上了。

「他消失了。因為我叫他消失了。」我說。

這是Gwynne所長不讓我使用的另一種力量,這能力也沒有記錄在我的晶片內,是控制大自然的力量。本來只可以控制一下重力或是水、風、火的強弱。現在能力增強了,控制自然元素的同時也可以控制它的相關特性。就像剛剛那個人,他被風化了。一剎那地被風化了。

「我還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人類。就用你來試試吧。」

突然,我有一種想法,在我眼前的是一種叫「人類」,比我低等的動物。人類可以「控制」比他們低等的動物,那我應該也可以以高位者的身份來控制人類。對,為什麼我不這樣做?反正一直以來我都是人類的「實驗品」,現在我有能力了,為什麼不反抗?我找不到理由不讓自己這樣做。

然後,那個人像我所說的一樣「用附近的玻璃碎片割破咽喉」死了。

他的血在黑暗中就是一片黑色。就是在月亮下也是一片黑色。除這一片黑色之外,我什麼都看不到了。



在沒有街燈漆黑的小路上,我跌跌碰碰地走著,沒有目的地,腦海中只有四個字——「我想殺人。」

我第一次控制人類,第一次殺了人。是為了什麼?

為了了解自己的能力?

為了自保?

不,那一刻……我是明確地想殺死他們。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想法?

啊……很混亂……我到底是想怎樣了?

在我最混亂的時候,我看到了Nat。

「你怎樣了!」Nat看到我後立刻大力捉住我的肩膀,非常激動。「發生什麼事了?!」

突然,我全身無力,一個勁兒地倒在Nat肩上,喃喃地:「Nat……我殺了人……」



Nat……我開始明白到我們是比人類優勝的。如果人類可以擅自決定其他生物的命運,那我們也可以決定人類的命運。只是,我覺得你不會理解我的想法。

如果我想再殺人的話,我猜你一定會阻止我。

研究人員阻不了我。博士阻不了我。人類阻不了我。

只有你才可以阻止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