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06年12月22日

【Project Z】Episode 4

Episode 4 — Nathan

「Project Z」,全名是「Project Zedekiah」,一個以創造新人類「Zedekiah」為目標的計劃。計劃的內容被國家視為極度機密,知道的就只有少數參與研究的科學家和政府的要員。而計劃分別在「第一研究所」、「第二研究所」和「第三研究所」進行。

「第二研究所」負責細胞、基因等研究,從而製造出經過「改良」的受精卵細胞。成功受精的卵細胞會被轉運到「第三研究所」作胚胎孕育的控制和監察。事實上,很多胚胎都不能成形,在數週或數月大時就死去了。最後可以成長為「人」的只有極少數。最後,這些被稱為「Z」的「Zedekiah」原體會在「第三研究所」生活5至6年。這時期內,「Z」都是一對一地和研究員生活,他們並不知道有其他「Z」的存在,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在這6年以確定他們的「能力」和「生存率」後,被選中的會被送去「第一研究所」。沒被選中的,下場是怎樣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和Nada都是被選中的。不過Nada卻在13歲的時候才來到「第一研究所」。原因是什麼?因為他是「失敗作」。但是,為什麼「失敗作」可以活這麼多年?「失敗作」又為什麼會被選中?我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為什麼Nada是「失敗作」一樣。同樣地,我也不知道「Project Z」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要創造新人類呢?為什麼?




「Nada,生日禮物是給你了,不過,你還有什麼生日願望嗎?」一向疼愛Nada的「博士」問。

其實「博士」的名字是Alaric,是第一研究所所長,Alaric教授。不知為何,這裡的研究員都叫他「博士」,因此我們也一直叫他「博士」。

Nada放下了手上的餐具,停止進食早餐,呆呆的看著博士,再看看我,說:「不,沒什麼願望。」

看他睡眼睲鬆的樣子,我拍拍他的頭,笑道:「還沒睡醒嗎?」

Nada笑了一下,沒說話,然後繼續吃早餐。

「Nat,海的另一面是什麼地方?」

突然,腦海浮現出Nada昨天的這一句話,於是我說:「博士,我想和Nada外出走走。可以嗎?」

Nada手上的餐具掉下來了,碰在碟子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沒有說話。博士看到這情況笑了,說:「說起來Nada沒有外出過。Nat,你就帶Nada好好的逛逛吧。不要太晚回來。」

就這樣,我第一次和Nada外出了。問道他想去什麼地方時,Nada微笑道:「動物園。書上說那是很多動物生活的地方,很想去看看。」

Nada的笑容還是一如以往的好看,令我想起了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情形。



盛夏滿月的晚上,我在海上暢泳。

因為我的五種官感都超於常人,就是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也可以把事物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博士才容許我在晚上游泳。也很感謝這種能力,令我可以在晚上跳進大海。

我喜歡晚上的海洋。漆黑、深沉、寂靜卻又令人感覺安心。在游泳後一個人坐在海灘上看海也是一種享受。海浪聲、晚風、海的味道還有天上、海上的星光,這些都叫人著迷。

當我一個人享受著這大自然的一切的時候,聽到身後有腳步聲,於是我立刻轉身,看到的是映在月光下,隨風飄動的金髮、清澈的金色眼睛、一張非常漂亮的臉以及那個人項子上閃閃發光的十字架項鍊。

「你是Nathan吧?我是Nadia,另一個『Z』,你可以叫我Nada。」Nada微笑了一下,說:「終於見到你了。」

Nada的笑容,一直印在我的腦海中。一直……



假日的動物園總是人山人海。一家老少、年輕情侶、學校教學團等,真的是什麼人都有。人們都圍著不同的籠子,看著各種不同的動物。有說有笑的,非常熱鬧又愉快。但Nada,他的笑容不見了,更一動也不動。

我笑道:「Nada怎樣了?不是說想來動物園嗎?來,我們去那邊看大象吧。」

Nada很驚訝的樣子,問:「大象?」

我說:「對,是大象。」

Nada瞪眼看著我說:「為什麼會有大象?我們這種會下雪的北方國家為什麼會有大象?大象不應該生活在這地方的。」

我拍拍Nada的頭,說:「因為遊人喜歡吧。」

Nada呆掉了,喃喃地:「因為人類喜歡嗎……」然後他低著頭拉著我的衣服,跟著我走了大半個動物園,期間一句話也沒說過。

吃午飯的時候,Nada終於說話了。他說:「Nat,這個動物園欠缺了一種動物。」

我說:「是什麼?」

「人類。」Nada淡淡道。「為什麼在籠中沒有人類?為什麼人類可以在外面看失去了自由的動物?他們明明都是大自然的一部份。為什麼人類有這樣的權力?」

我第一次聽到Nada一次過問這樣多問題,而且是我不理解的問題,我只好笑著說:「因為人類比其他動物聰明有智慧吧?人類在其他動物之上吧?再說,我們也是人類啊,別說這麼奇怪的話。」

Nada看著我,直視我的眼睛說:「就是說,要是有生物是在人類之上的話,那生物也可以關起人類以作娛樂了?」

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也無法回避Nada的眼睛,那雙像是在暗示「我們比人類優勝」的眼睛。

可以和大自然聊天的Nada,你看到的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午飯後,Nada還是一聲不響。最後我決定離開動物園,希望在大街上Nada的心情會好轉。可是,事與願違,Nada的心情不但沒好轉,更好像轉壞了。

他看著天空嘆氣、看著樹木悲傷、看著狗隻搖頭,彷彿這個世界都不合他心意的樣子。

突然,Nada一聲不發的跑起來,我追也追不上。我們在人群中失散了。

「Nada!Nada!你在哪?」

我嘗試用「能力」找他,可是失敗。因為這裡人太多,有太多的聲音和色彩,影響到我的判斷力和「能力」的運作。最後我選用了最原始的方法找他。一邊跑一邊喊著他的名字。

Nada,為什麼要跑呢?我完全不明白。因為我不能和大自然對話。



天色已黑,月亮已出來了。初冬的晚風吹在我被汗水濕透的身體上,真的是非常寒冷。

在沒有街燈漆黑的小路上,我繼續尋找Nada。突然,我嗅到了一陣強烈的血腥味,就在我身後。而且腳步聲也越來越近,我立刻轉身,看到的是在月光下的Nada。

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我看到的是映在月光下,隨風飄動的金髮、清澈的金色眼睛和一張非常漂亮的臉。不同的是,Nada的臉上沒有笑容,而且他的金髮有血跡。不只是頭髮,Nada身上也都是血。強烈的血腥味,是來自Nada。

「你怎樣了!」我大力捉住Nada的肩膀,我激動起來了。「發生什麼事了?!」

Nada兩眼空洞無神,看著我的眼睛,然後一個勁兒地倒在我肩上,以極為微弱的聲音說:「Nat……我殺了人……」



在月光下全身是血的Nada,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想忘記也忘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