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06年12月22日

【Project Z】Episode 3

Episode 3 — Nadia

風不會說謊。大自然的一切都不會說謊。

我覺得這樣是非常殘酷的事。




「所長,昨天他突然拒絕接受檢查。」

「拒絕檢查?」

「對,一碰他,他的反應就很大。我們根本沒辦法,只好用鎮定劑令他靜下來接受檢查。」

「為什麼突然會這樣?」

「我們也不清楚,不過這是昨天才突然開始的。另外,他也開始拒絕進食。他已經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了。」

「……Nada現在在哪?」

「他應該在樹林內。」

「我去見見Nada。」

「拜託了,所長。」



「他」其實是指我。在這間「第三研究所」內,所有研究人員都以「他」來稱呼我。盡管我明明有「Nadia」這個名字。因為我是「Z」,這間研究所內唯一的「Z」,只要一個「他」,每個人都會明白是在說我的了。名字變得一點也不重要,可能我的存在與否也不重要。

【對了,你知道嗎?那個叫Jonathan的研究員暗戀Gwynne所長。】

【不可能不知道吧?我們每個都知道的~】

風很吵,經常這樣說是非。樹很安靜。大地則更安靜,好像是睡著了一樣,從不聽見土地說話。水很溫柔,就是會說話也不會說那麼多。火很剛烈,要不不說話,一說的話都是些很爆炸性的話。

在6歲那一年的某一天,我突然聽到了大自然所有的聲音。

【啊~又是他,他又來這裡了!】

【明明像人,但又不是人。他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不知道,但我很討厭他呢。】

【我也是。】

風不會說謊。

這個在森林中的「第三研究所」,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樹林,因為在這裡沒有人會叫我做「他」。在這裡我並不是特別的存在。可是,在我聽到了大自然的聲音後,一切都變了。

當我伸手想摸樹林的時候,安靜的樹林說話了。

【別碰我。我討厭你。】

大自然的一切都不會說謊。

我失去了唯一可以令我安心的場所,那是我6歲時的事了。



「Nada,你真的在這裡啊。」Gwynne所長,這所研究所美麗的女所長,是唯一一個會叫我名字的人。她氣喘如牛地跑到來這大樹下找我。「你昨天為什麼要拒絕接受檢查?」

「因為他們不喜歡碰我。」我說。

「為什麼這樣說?」Gwynne所長半蹲著,用和我差不多的高度,直視我的眼睛問。

我回避了她的視線,望著地下說:「因為我是異類,大自然不喜歡我,你們也應該不喜歡我。」

「誰說你是異類?」所長生氣了。

我望向天空,說:「風和樹,他們都不喜歡我。」我覺得被這個世界排斥了,「世界上所有一切生命都是自然而生,都是由大自然孕育。而我卻不是,他們會覺得我是異類也不奇怪。」

「Nada你……」所長的神情很驚訝,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因為是異類,樹不喜歡被我碰。你們也一樣吧?應該是不喜歡被我碰的,那就不要勉強,不要碰我。食物也是,雖然他們死了不會說話,可是,被我這樣一個異類吃下肚,一定會很不甘心吧。這樣的話,我還是不吃他們好了。」說著說著,我蹲下去,抱著頭,腦子裡一片空白,大聲道:「這個世界不需要我!不需要這樣的我!為什麼我要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Nada!」說罷Gwynne所長用力抱著我,我掙扎,可是還是被她制服了。

「放開我!放開我!不要碰我!」

「Nada,我需要你!」所長說了這句話。

「我需要Nada,Nada就是我的希望……因此,你不可以死。」Gwynne所長摸著我的頭髮,微笑道。「Nada只要想著我就可以了,其他的事都不要介意。知道嗎?」

那天,秋日的樹蔭散射在Gwynne所長黑色的長髮上,所長笑得很溫柔,很美,美得像畫。這張畫,我到現在還記得。



「說起來……Nada,我的識別牌不見了。」Nat坐在石灘上,微笑道。

【說謊~】


【就是啊,識別牌明明就在他的口袋中~】

「不見了?」

「是的,不見了。」Nat依舊笑著。因為風的話,我不自覺地看了一下Nat的口袋。

我問Nat:「在什麼地方不見的?」

Nat指著大海笑道:「那裡。昨天我潛水去了。可能是那時候不見的。Nada你會幫我找吧?」

【說謊~】

【就是啊,這麼冷不會有人去潛水的啦~】

不想看的東西可以閉目不看,為什麼不想聽的東西卻不能閉耳不聽?人會有不想聽見的事情,上帝造人時沒考慮到這一點的嗎?

「哈哈~」Nat笑了,「算了。識別牌在海裡面,其他人也拿不到的。回去吧。」他站起來,笑著拍拍我的肩膀。

Nat,你在想什麼呢?你是在試探我嗎?我不明白。

「我去找。」最後,我還是跳進海裡去了。

不久,雨下了,海水變得更冷。要是找不到識別牌的話,我會一直在這裡找嗎?那會找到何年何月何日?腦子裡空白一片。

突然,「噗通」一聲叫我回神過來。聲音的源頭是Nat,Nat也跳進海裡去了。

他游到我身邊,抓住我的手大叫:「Nada!別找了!已經下雨了,回研究所去!不然會生病的!」

「可是識別牌還沒找到。」我說。

「我找到了!剛剛在石堆那邊找到了!看!」 Nat舉起了他的識別牌,「回去吧!」

【說謊~】

【就是啊,識別牌明明就一直在口袋裡~】

【說謊~說謊~說謊~】

「找到就好了。」看著Nat深紅色的眼睛,我說。



真相和謊言之間,我選擇了相信謊言。

不是這樣的話,我會活不下去。

因為真相往往比謊言更殘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