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16年11月17日

【彼月】前傳故事 — 平樂篇


卡萊恩一張開眼,看到的是同學愛麗絲赤裸地依偎在自己的身旁,她似乎還在熟睡。

「這裡是……哪裡?」


床,不是自己熟悉的床。看看四周,粉紅色的窗簾下是書桌,桌案上除了課本和筆記外還有一列可愛的布娃娃。卡萊恩有點搞不清現況,但他肯定這不是自己的房間。

回想昨晚的情況,大學同學們在酒吧內慶祝學年考的結束。寒假要開始了,不用上學,酒也喝得比平常多。卡萊恩依稀記得,正當他在喝第七杯威士忌時,愛麗絲走到他面前,笑盈盈地看著他。他倆對視了數十秒,一言不發。大概因為酒精的影響,卡萊恩吻了愛麗絲。之後的事,他已經不太記得了。

「嗚……頭好痛。」宿醉的頭痛把卡萊恩由回憶帶回到現在,「……該死……昨晚不應該喝那麼多的。」他伸出雙手,拍打著自己的頭。這時,他發現,雖然自己已是赤裸,但手錶還是好好地戴在手上。一看,已經是下午二點三十七分了。

「糟糕!」卡萊恩立刻跳下床,匆忙地把衣服穿上。這時,愛麗絲也醒了。睡眼惺忪道:「嗯……卡萊恩……你要走了嗎?」

「對。我要去自然歷史博物館,最近的公車站怎樣走?」

「嗯……出門……轉左……走兩個路口就到。」愛麗絲搔著她那頭棕色的大卷髮,迷迷糊糊地說。

「謝謝。」卡萊恩已穿好衣服,正想向大門走去,「哪道是大門?」

「那道。」愛麗絲指著掛有外套的門,笑道,「另一道是洗手間的門。你不先洗個澡嗎?」

「不了,打工要遲到了。」卡萊恩已跑向大門,「再見。」

還等不及愛麗絲的回應,卡萊恩已關上大門,離開了房間。



卡萊恩打工的地方是哈佛自然歷史博物館。他原來要在今天下午三時作為導賞員,帶領二十位小學生參觀博物館。雖然是及時趕到,但主管見他一身酒氣,蓬頭垢面,於是叫了他一起打工的朋友傑克代替他今天的工作。而卡萊恩就得代替傑克的工作——數據輸入。

下午五時,已是閉館的時間。小學生們跟著老師離開了博物館。完成了工作的傑克走到辦公室,去探望他那位還在電腦前輸入數據的朋友卡萊恩。

「噠噠、噠噠」辦公室內傳出陣陣的打字聲。

「你要好好感謝我啊,卡萊恩。」傑克一個勁地坐在卡萊恩身旁,嘆了一口氣,「當導賞員真的很累啊。」

「會嗎?比起數據輸入,我比較喜歡當導賞員跟客人聊聊天。」卡萊恩依舊注視著螢光幕,鍵盤上的手也沒有停下來,「數據輸入很悶呢。」

「還不是怪你自己?一身酒氣怎當導賞員?」傑克笑罵道。

「晚了起床,沒時間洗澡。」

「連衣服也沒換呢。」傑克露出了帶點猥褻的笑容,問:「現在只有我們二人,告訴我你跟愛麗絲有沒有後續。昨晚你們是一起離開酒吧的吧?」

卡萊恩的輸入速度有增無減,他皺起了眉頭說:「別說了……糟透了。」

「不會吧?愛麗絲是我們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啊。有那麼糟嗎?」傑克驚訝地問。

雖然愛麗絲的確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但他們班上就只有七個女生。卡萊恩不禁笑了,說:「不,不是說愛麗絲糟糕,而是跟同學睡了這件事很糟糕。我一直很小心,不想跟同學發生關係,但最後還是發生了,這很糟糕。以後還是別喝得那麼醉比較好。」

「果然是帥哥說的話!」傑克的語調中帶點抱怨和妒意,「有人願意跟我睡我已經很感動了,才不會介意對方是什麼人呢。」

「你原來這麼濫交啊。」卡萊恩笑道,鍵盤上的手還是沒有慢下來。

「只有你沒資格說我。」傑克指著卡萊恩的頭,「說起來,早幾天在街上看到你跟一位黑色直髮的東方美人走在一起。她應該比我年長吧?跟你很親暱呢,是你女朋友嗎?」

「喔……你說的應該是伊玲。她不是我女朋友。」

「是嗎?還以為你這小子終於安定下來。」傑克開始嘮叨起來,「你這小子跳了一年學級,成績還是名列前茅,跟我們這些大哥哥大姐姐也相處得很好。長得帥、聰明、個性也不錯,唯一缺點就是男女關係太亂來。大哥哥我真不懂你,好好找到女生交往有那麼困難嗎?還是你在等待著什麼人?」

突然,鍵盤的「噠噠」聲停止了。但不久,卡萊恩的手再次動起來,繼續他的輸入工作。卡萊恩笑道:「沒有這樣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

「也對。」傑克說,「還有多少資料要輸入?完成後一起去吃晚飯和喝酒吧?」

「不,我昨晚已經喝夠了。」卡萊恩搖頭道,「一起吃晚飯還是可以的,但我不喝酒。」

「嘖,真掃興。算了,等聖誕派對和除夕派對時再喝吧!」傑克笑道。

卡萊恩淡淡地笑了一下,望向窗外,只見鵝毛般的白雪正粉粉落下。現在已是十二月中旬,離聖誕不遠了。



距離聖誕節還有一星期,卡萊恩所就讀的學院率先舉辦了聖誕派對。派對上有不少來自其他學院的客人,當中不乏女生。大量女生的出現為這個男生為多數的工程學院帶來了一點色彩。

傑克趕緊結識「新朋友」,他的老朋友卡萊恩也很識趣地走到一邊,自個喝著香檳。突然,愛麗絲走到他面前,笑盈盈地問:「放假會回倫敦嗎?」自上次匆忙道別之後,這是他們第一次碰面。卡萊恩喝了一口手上的香檳,說:「不了。倫敦沒什麼好玩的。」

「還玩不夠嗎?聽說教授建議你再跳一級,但你拒絕了。是真的嗎?」

「嗯。」

「為什麼?你明明可以提早完成學分,早點畢業啊,這不好嗎?難道你不想畢業回英國?」

卡萊恩先是沈默了一下,然後摸著酒杯,道:「畢業後也不一定要回英國啊……我只想繼續當大學生,繼續享樂一陣子而已。」話畢一口把香檳喝掉,「那天……很抱歉,我喝得很醉。」

愛麗絲依舊笑盈盈,道:「嗯,我明白,沒關係。」

「沒關係?」卡萊恩有點吃驚,「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愛麗絲笑道,「只是啊,你另有喜歡的人,就不要隨便跟其他人玩嘛。明明在跟我上床,卻叫著別人的名字,真傷我自尊心。」

「……我叫了誰的名字?」卡萊恩已經完全忘了那天的事情。

「嗯……是『玲』?還『蓮』?」愛麗絲顯得有點苦惱,「我不太記得發音了……但你叫最多的是『易小姐』(Miss Yik)。是亞洲人的名字吧?」

一瞬間,卡萊恩感到耳朵和臉都在發燙。他很慶幸會場燈光昏暗,愛麗絲才不會發現自己一臉通紅。「易小姐」,不,應該是「易老師」,多麼熟悉但又陌生的稱呼。卡萊恩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動聲大得連他自己都聽到了。

卡萊恩把手上的杯塞給愛麗絲,說:「抱歉,我有要事,先走了。」還等不及愛麗絲的回應,卡萊恩已轉身離開了會場。在走廊上,他匆匆地撥打手提電話,電話中傳來了一道清脆的女聲「怎麼了?」

「我現在想見妳。」卡萊恩道。

「……來我家。」電話已收線。

在漫天飄雪的大街上,卡萊恩向著蘭開斯特街方向跑過去了。



卡萊恩慢慢張開眼,看看手錶,已經是凌晨一時多。他睡在熟識的床上,感覺份外舒服。只是,他發現身旁空空的。那個剛剛跟他一起纏綿的人已經不在床上了。他緩緩穿好衣服,熟識地離開睡房,向書房走去。

走廊上聽得見「噠噠、噠噠」的打字聲,還看得見由書房內透出的燈光。書房的門並沒有關上,卡萊恩站在門外,默默看著那個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直髮的美人正在工作的背影。他一言不發地看了很久、很久。終於,他忍不住了,慢慢走到那位美女的身後,從後環抱著她,在她耳邊柔聲道:「還在工作?」

美女回頭,望一望卡萊恩,笑道:「大學生是不會明白社會人士的痛苦的。」

卡萊恩親了一下美人的額頭,溫柔地說:「辛苦了。」

美女又圓又大的眼睛注視著卡萊恩的臉,微笑道:「突然來找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卡萊恩微笑道,「只是突然想見妳而已。」

「油腔滑調。我不是你那些年輕貌美的同學,不受這一套。」美女輕輕地賞了卡萊恩一巴,「真可愛呢,那個有著棕色大卷髮的女生。」

棕色大卷髮,說的正是愛麗絲。「妳看到了?」卡萊恩苦笑道。

「剛巧在街上看到而已,」美女笑道,「那時你好像喝醉了。」

「是啊,那天不小心喝得很醉。那個……我跟她……」卡萊恩尷尬地笑了。

「沒關係,我們只是床伴關係,不用向我解釋太多。」美女微笑道。

「又是『沒關係』嗎?妳們女人都這樣啊。」卡萊恩顯得有點失落,「到底把我當作什麼了?」

「哈哈~」美女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個女生跟你說『沒關係』?」

「是啊。我想因酒後亂性的事跟她道歉,但她說『沒關係』。」

「不見得真的『沒關係』呢。那天你雖然是醉了,但她沒有。她是有意把你帶走的吧?」美女凝望著卡萊恩,「可能你們男人能把愛跟性分開,但我們女人大多數不能。如果她不是對你有好感的話,是不會跟你上床的。」

「那她為什麼要跟我說『沒關係』?」卡萊恩不解。

「事後你有即時聯絡人家嗎?有表現出好意嗎?一定沒有吧?那個女孩知道你對自己沒那個心意,所以才決定把那天當作普通的一夜情,然後跟自己說『沒關係』。」

卡萊恩先是不說話,然後才緩緩地擁抱著他面前這位美人,然後在她耳邊細語道:「妳跟我上床,那妳也喜歡我嗎?喜歡我什麼?」

「喜歡你的臉和年輕的身體吧。」美人笑道。

「真過份。」卡萊恩也笑了,「我也喜歡妳啊。」

「喜歡我什麼?」

「妳這頭直直的長髮,還有妳的名字我也很喜歡。」卡萊恩親了一下美人的長髮。

美人推開了卡萊恩,說:「好了,你回去睡吧。我還有工作。」

「什麼工作?」

「出版社計劃代理發行一本關於考古學的書,我正在審核有關法律文件。要在聖誕前完成啊。」這位在出版社擔任法律顧問的東方美人說,「對了,書其中一位作者跟你同姓,不會是親戚吧?」美女把書桌上的樣本書遞給卡萊恩。

卡萊恩接過了書,看到作者一欄上寫著「森洛特‧丹尼爾」,正是他的二叔。而另一位作者,是一個他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易翎……」

「什麼?你叫我?」眼前這位美人問。

「不……我說的是這個作者,她叫『易翎』。」卡萊恩的手和聲音都有點抖,臉也泛紅。

「易翎……這名字的發音跟我的名字有點像。」名叫伊玲的美人說道,「但這種拼音,她是亞洲人?」

「嗯……是亞洲人。雖然妳們名字發音相似,但漢字的寫法不一樣。」

「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懂中文的吧?」伊玲笑道,「我雖然是純正亞裔血統,但在美國出生和長大喔。倒是你,明明是個混血兒,又在英國出生和長大,為什麼會懂中文?」

「我家人都希望我學好中文,所以從小時候就有教我。」卡萊恩很努力地令自己鎮定下來,以很慢很微細的聲音說,「這個森洛特‧丹尼爾教授是我叔叔,易翎是他的學生。小時候,易翎曾經當過我家教老師,教我中文。」

「這樣啊……她長得怎樣?個性如何?」伊玲對這個名字跟自己相似的人感到好奇。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們又一直沒聯絡……我不太記得了。」卡萊恩有點支吾其詞。

「不會連照片都沒有吧?」伊玲笑問。

「聽說她當過兼職模特兒……但她私下不喜歡拍照……我也沒有她的照片。」

「模特兒的照片化妝化很多,不一定像本人。但她能當兼職模特兒,那一定是個美女吧?」

聽到「美女」一詞,卡萊恩笑了,說:「其實我真的不太記得她的長相了……印象中,她很漂亮,一頭又直又長的柔順秀髮,凌厲率直的眼神……是個美女吧,但比起『美』,『帥』好像更加貼切。」卡萊恩的表情聲線變得很柔和,「她待人有點冷漠,有點我行我素。可是,她有很多可愛的地方。雖然她很冷漠,但她從來都不會傷害別人。她是個很善良的人。」

伊玲凝視著卡萊恩的臉,她似乎明白了什麼。伊玲把卡萊恩手上的書取回,說:「好了,你去睡吧。別打擾我工作。」

「嗯,晚安。」卡萊恩吻了一下伊玲的手,然後離開了書房。

書房內只剩伊玲一人,她看著書本上那個跟自己相似的名字喃喃道:「……一頭又直又長的柔順秀髮嗎?」



卡萊恩睡醒後,已是翌日的中午時分。伊玲沒有睡在他身旁。卡萊恩也不為意,洗了澡換好衣服後才慢條斯理地走到大廳。大廳中並沒有他熟識的烏黑亮麗直髮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清爽短髮的美人。

「……伊玲?」卡萊恩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妳剪髮了?」

伊玲轉身,短髮的她顯得更年輕,更有活力,她微笑道:「剛剛去剪的,好看嗎?」

「嗯……好看。」卡萊恩苦笑道,「但我比較喜歡妳長髮的樣子。」

「剪了是有點可惜……但我討厭成為別人的代替品。」伊玲摸著髮腳,「你喜歡易翎吧?」

卡萊恩支吾以對地說:「不、不……她只是我的老師……」他感覺體溫正在上升,臉也開始燙起來。

「我不在意你們是什麼關係,但我討厭當別人的替身。」伊玲笑道,「我的名字跟她的名字很像呢。跟我上床時你喊的是我的名字還是她的名字?」

卡萊恩的臉一下子紅得像個蘋果,連耳根也泛紅。他不禁掩著嘴巴,並立刻轉頭,把視線遠離伊玲。

「哈哈~」伊玲看到卡萊恩羞澀的反應,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從沒見過你這種表情!真是可愛啊~害我也感到不好意思了。」

「別……別說了……」

伊玲走到卡萊恩面前,雙手捉住他的臉龐,笑道:「看這反應就知道,你真的很喜歡易翎。有向她告白嗎?」

雖然被捉住了,但卡萊恩還是不敢正視伊玲,他面帶難色地說:「沒有告白啦……不再當家教之後就沒再跟我聯絡,我給她發的電郵大多數都不回……對她來說我只是個比她少五年的小孩而已,她根本不放我在眼內。她是不會接受我的……」

「你現在已經不是小孩了吧?」伊玲語帶不屑,「不表白的話怎知道結果?」

「她拒絕我的話,怎麼辦?」卡萊恩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

「白痴。拒絕你的話就再接再厲啊。」伊玲輕打卡萊恩的臉,「你明明那麼喜歡她,甘心就這樣結束?」

「可是……我很害怕她會因此而討厭我!」

「要是你明天就要死了,你現在最想擁抱的是誰?」伊玲放開了卡萊恩,她叉著腰,正聲道,「是那個棕色大卷髮的女生?是我?還是易翎?」

卡萊恩沒有回答,他緩緩地把視線轉移到眼前的美女身上,但他此刻腦子裡想的卻是另一個人。

「是易翎……我想擁抱的只有易翎……」

這麼多年來,卡萊恩第一次正視了自己對易翎的感情。他所渴求的一直以來都只有她。被拒絕又好、受傷也罷,卡萊恩決定了要去追尋他的「易老師」。



翌年,卡萊恩接受了教授跳級的推薦,迅速完成了所需學分並以最高榮譽的成績畢業。之後他返回自己的出生地——倫敦。

抵達倫敦後,他即時前往倫敦大學學院,那是易翎進行研究的地方。

之後,他終於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易老師」。


~完~


======後記======


有錯字請留言告之。

大家看完這故事的話可能會對平樂這角色改觀或是變得討厭他的喔 XD(現在才說)。特別是對有精神潔癖的朋友,應該會很反感吧?XD(應該早點作出警告)。

其實一直想寫個關於平樂穿越前的故事的,但怕玩家們,特別是喜歡平樂的朋友接受不了,所以就沒寫了。只是呢,還是寫了。有投訴的話歡迎留言~

會不會有伊循的前傳故事呢?這我是有構想過的(比平樂的正常很多,大家放心),但有沒有心情和時間寫就是另一回事了~

最後,雖然這是個人選擇問題,但大嬸我不鼓勵濫交。並非出於道德考慮,而是健康考慮。濫交風險很大呢……要做的話一定要做足安全措施喔。


8 則留言:

  1. 期待伊循的前傳!
    記得當初玩彼月的時候,我私心是偏向伊循的,覺得既然易翎註定要與安歸分離,不如與伊循廝守。
    不過我也明白易翎心之所繫是安歸,我之所以努力想要達成伊循結局,很大一部份的原因也只是自己欣賞他罷了。

    至於平樂,我一直覺得他很有趣也挺可愛的XD
    看完這則故事後雖然很訝異,但並不會因此而對他產生負面的觀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我也是覺得翎如無意外最後是會跟伊循一起的 XDDD (伊循才是大贏家)
      伊循的外傳故事會試著寫出來的~謝謝支持~~
      謝謝不討厭少年輕狂的平樂 XDD
      MELA 製作組的玩家都長大了 (喂)

      刪除
  2. 對不起我從頭笑到尾XD
    其實我覺得很正常說,不會討厭平樂啦~~~~~XDDDDD
    但我覺得如果易翎跟伊循在一起,平樂真的會有點可憐~
    那易翎還是永遠愛著安歸好了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管翎是跟伊循在一起還是永遠愛著安歸,平樂都還是很可憐啊! XDDD

      刪除
  3. 最近又再一次玩彼月,發現配樂實在太正了! 劇情亦都令我再次感動!如果劇情可以寫長一點就好了~而且玩的時候都期待著有改變歷史的一刻,誰知還是沒有呢~愛情這回事大概帶著遺憾比較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配樂都是小萬古創作的~~ 我也很喜歡~
      也很感謝你喜歡劇情!!
      我不太擅長寫長的故事,所以就……這樣了啦 XDDD
      但這個短小的故事也能為你帶來感動,這叫我很高興 ^^

      刪除
  4. 剛剛把塵封已久的彼月又玩了一次,
    然後久違的上來大大的網站,
    發現居然多了易翎和平樂的前傳(灑花~~~
    然後最愛的角色還是安歸!!
    那音樂和劇情.每次玩都被虐.虐的程度不減阿QAQ
    (小聲說:其實有點期待易禮哥哥的故事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對彼月的支持!>///<
      其實我最喜歡的也是安 XDD (全世界都知)
      因為遊戲中有安的前傳故事,所以才打算把其他人的也寫一下~
      禮哥的故事在設定本中有簡單介紹喔~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