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16年6月23日

【小故事】隨筆 ‧ 其三

我,總是在作這樣的夢……

明亮皎潔如玉盤般的滿月高掛在萬里無雲的夜空中。把理應漆黑的夜,照亮得有如白晝。

「我」和「公主」二人拼命地在樹林內奔跑,一心想要擺脫身後的追兵。本想要藏身於林間以逃過敵人才決定進入樹林,但明月實在是太光亮,我們無處可藏,現在可以做的就只有拔足狂奔。

夢中,我不知道「我」是誰,但對「公主」的事卻非常了解。即使在逃亡間我們並沒有對話,但「我」知道「公主」是一位亡國的「公主」。

「我」是什麼身份?名字是什麼?「公主」叫什麼名字?我們的國家叫什麼?這些我通通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保護這位只有十四、五歲,閉月羞花的美麗「公主」。

但事與願違。夢,總是在「我」跟「公主」被捕的情況下結束。

我,總是在作這樣的夢……





「被古裝士兵追殺、帶著公主逃亡……妳從小就時常作這樣的夢呢,會是前生的事情嗎?」高挑俊逸的男生喝過一口咖啡後,跟坐在他對面的青梅竹馬笑道。

「但夢中的我是個男人啊。」坐在男生對面的秀麗女生回道。

「今生是女人不代表前生也是女人吧?」

「是嗎?但我不信什麼前世今生。而且……」女生看著咖啡屋窗外的藍天「夢中的我痛苦絕望……這樣的前生我不想要。」

「痛苦絕望?」

「嗯。看著公主被捕時,我的心都要撕裂了。公主被捕時沒有哭,也沒有太大反抗,就像認了命一樣。但當她看到被敵人扣押著我的時候,她落淚了。梨花帶雨的,真的很美……但我只感覺愧疚和心痛。」女生停頓了一下,望向她前面的青梅竹馬,說:「她好像喊了我的名字,還跟我道歉了。」

「夢中的妳叫什麼?」男生問。

「……叫什麼呢?」女生陷入了沈思「……想不起。」

「好了,夢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男生笑了一下,拿起筆,低頭看著桌面上的書本說:「繼續寫報告吧。」

「嗯,」女生點點頭「教授說是要下星期一交吧?」

「對。」

「今天已經是星期四,只好努力了。」女生也低頭專注於書本上。

「是啊……」男生低聲道,「妳也得努力盡快想起我啊……『沖兒』。」

「什麼?」女生抬頭望向男生。

「沒什麼。」男生用筆輕輕敲了女生的鼻尖,笑說:「專心點。」





燕,滅亡了。

我的燕,因叔父吳王奔降於秦而被苻堅所滅了。

鄴城陷落時,王兄帶著我跟沖兒倉促地逃離了王城。兵荒馬亂間,王兄跟我們失散了。我和沖兒本希望藏身於林間以逃過苻堅的追兵,但今晚是晴朗的滿月,我們無處可藏。我們現在就只能為自保而奔跑。

我和沖兒都只十四和十二歲的孩童,而且已經跑了大半天,早已筋疲力竭。樹林又雜草叢生,路不好走。進入林間沒多久,我們就被秦兵所擒。

其實,我從沒指望過我這樣的弱女子能逃過秦兵的追捕。我只求王兄平安無事,復我大燕。但看著沖兒被那些粗暴的秦兵扣押時,我不由得怨恨起來。

我恨我不是男兒身,恨我沒能力保護我那貌美善良的弟弟。

如若有來生,真希望我是男兒身。

—— 完 ——

後記:
的確,我總是在作這樣的夢。但追兵並不是中國古裝士兵,反而是像中亞/東歐波斯那種。公主也的確是個金髮美女,年紀大概17、18歲吧,而我是她的護衛(不合為何這個很清楚知道)。每次都打一輪之後因沒辦法以一敵眾而被擒(醒來時都覺得超累的……)。唉……只是午飯後在office寫寫的自娛小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