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16年2月15日

MEVIA 前傳故事 — 奧達陸與尼普菲亞之戰

索歌洛大陸第三紀,706年
奧達陸與尼普菲亞之戰

(可參考:《尼普菲亞的神官與 巴德納斯的「圍牆」》)





人物:
尼普菲亞帝國神官:費斯烈普‧奧利安圖(17歲,神官年資為11年)
尼普菲亞帝國賢者:祖‧色內希歐(17歲,賢者年資為7年)
尼普菲亞帝國皇立騎士團團長:格道費斯‧菲利庇恩(20歲,首年擔任團長)
巴德納斯「沙德萊恩」(「霍斯法」):雅西利安(92歲,28歲起擔任「沙德萊恩」)
巴德納斯「沙德萊恩」(「艾比斯」):迪斯諾爾(91歲,27歲起擔任「沙德萊恩」)

(摩列達平原,尼普菲亞帝國本陣)

皇立騎士團團長‧格道費斯:
費斯烈普,以你一人真的有辦法應付奧達陸他們三國的艦隊和軍隊嗎?

神官‧ 費斯烈普:
……沒辦法也要想辦法……誰叫你們不同意我去毀了巴德納斯的屏障。

賢者‧祖:
費斯烈普……別意氣用事。

神官‧費斯烈普:
……相信我……這是讓我方傷亡減至最低的方案。
只是……要應付三國的大軍……之後我可能會昏睡幾天……
嗯……還是毀了巴德納斯的屏障比較簡單……可以重新考慮作戰方向嗎?

賢者‧祖:
否決。
你就上戰場去吧,費斯烈普~

皇立騎士團團長‧格道費斯:
抱歉呢費斯烈普~
你昏睡時我會派人好好保護你的~

神官‧費斯烈普:
昏睡不是問題……問題是昏睡之後要面對累積了幾天的工作量……
唉……算了……我出發了……

賢者‧祖:
費斯烈普,戰場在尼普菲亞和巴德納斯的交界附近,千萬要小心啊。
不要「不小心」破壞了人家的「圍牆」喔~

皇立騎士團團長‧格道費斯:
祖,陛下有說過,要是碰上巴德納斯的人的話,要好好跟人家打招呼的吧?
費斯烈普應該不會忘記的啦~

賢者‧祖:
呵呵~也是呢~

神官‧費斯烈普:
……傳令……出陣。

(摩列達平原,巴德納斯境內)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看那些旗幟,奧達陸、多拉素爾、克拉布爾,三國聯軍,真是厲害的陣形。
難怪元老院會擔心這場戰爭會令「圍牆」出現異樣。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元老院的擔憂是多餘的。
想想烈斯利亞在東面攻打巴德納斯的「圍牆」多少年了?有問題嗎?一直沒事吧?只要巴德納斯一日有「沙德萊恩」和「寶石」在,「圍牆」都不會有大問題。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但是,你看這軍力……相信尼普菲亞也會全力迎戰。
這種規模的戰爭,要是波及「圍牆」的話……加上東面同時受到烈斯利亞的攻擊……老實說,我沒信心可以保護「圍牆」。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比起「圍牆」的情況,我更想知道尼普菲亞會怎樣迎戰。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這才是你來這樣的目的吧?

(號角聲)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看右邊。新月之城……是格新滿城的旗幟,尼普菲亞出陣了。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這人數……那根本不是軍隊吧?看看那個領頭的少年,長得像個女人,又弱不禁風的。他們比較像是郊遊的隊伍。尼普菲亞在搞什麼?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不會是打算投降吧?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再觀察一……迪斯!看!那個少年開始在佈魔法陣!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這是……!!

(強光)

(摩列達平原,尼普菲亞境內)

神官‧費斯烈普:
好睏……

(號角聲)

神官隨從:
神官大人,奧達陸、多拉素爾以及克拉布爾已投降。

神官‧費斯烈普:
嗯……通知祖和格道費斯……之後的善後工作就交給他們了。

神官隨從:
是,大人。

神官‧費斯烈普:
……那邊的軍隊是……巴德納斯?

神官隨從:
是,大人。
巴德納斯似乎也擔心這次的戰事會影響他們的屏障,因此一直派人在一旁觀察。

神官‧費斯烈普:
……這樣啊……雖然很麻煩……但陛下吩咐過……我們走吧。
好睏啊……

神官隨從:
是,大人。

(摩列達平原,巴德納斯境內)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不知道……只知道有一道強光和巨響……
利安!看!奧達陸他們已經投降了!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三國的艦隊竟然一下子都沈沒了……真是慘不忍睹……
那個少年原來是魔法師。尼普菲亞竟然有這麼厲害的魔法師……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利安!尼普菲亞的人朝這邊走過來了!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小心……準備迎戰。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傳令叫元老們準備迎戰!

巴德納斯士兵:
是!

神官‧費斯烈普:
……那個……我沒有跟巴德納斯戰鬥的打算,也不會進入貴國境內。
……我就站在這裡……不會再前進一步。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那你為什麼要過來我國邊境?

神官‧費斯烈普:
……那個……嗯……巴德納斯的代表你們好,我是尼普菲亞的神官……戰事發生在貴國邊界實在不是我們所期望的……我代表尼普菲亞向你們致歉。
傳令……回陣……
嗚……超睏的……

神官隨從:
是,大人。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迪斯,我收回我剛剛的說話。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什麼話?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只要巴德納斯一日有『沙德萊恩』和『寶石』在,『圍牆』都不會有大問題」這句話。
……是他的話……巴德納斯的「圍牆」根本不堪一擊。

「沙德萊恩」‧迪斯諾爾:
的確……這個少年面對四個國家的軍隊竟然面無懼色,他對自己的能力一定非常有信心……

「沙德萊恩」‧雅西利安:
尼普菲亞的「神官」……真慶幸攻打巴德納斯的不是尼普菲亞。


一年後,索歌洛大陸第三紀,707年

「沙德萊恩」持有的「寶石」發出七彩的光芒時,這代表「寶石」要為自己選定下一任的主人。新任的「沙德萊恩」要誕生了。
但在過程中出現了「意外」——
其中一位新任的「沙德萊恩」及其中一顆「寶石」下落不明。
巴德納斯的「圍牆」進入了前所未有最脆弱的狀態。
靠著「代理人」暫時的支持,「圍牆」勉強維持了十年。
但烈斯利亞的攻擊一日比一日厲害,使得「圍牆」時常處於崩潰的臨界點。

索歌洛大陸第三紀,717年

這年,不管是「圍牆」的狀態或是與烈斯利亞的戰況都進入了非常危急的關頭。
再加上反對元老院的集團「萊塔」的冒起,巴德納斯處於內憂外患的惡劣狀況。
身為僅餘的「沙德萊恩」的安緹諾雅,能夠力挽狂瀾,改變現狀嗎?


費斯烈普:
當初一早讓我毀了巴德納斯的「圍牆」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妳也不用那麼辛苦吧?

安緹諾雅:
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喔,費斯烈普。

費斯烈普:
安緹諾雅……是妳太認真了……

============================================================

這場戰事在MEVIA的主線中會簡單提及,這裡先給各位一個印象:女主的老師是認識神官的喔。

另外,MELA一代攻略神官的結局時,神官說過「只要是妳,要我征服世界也沒有問題」。這是一點也不假的。(喂

那麼,其他的細節請看MEVIA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