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已發布遊戲~

如果以上連結失效,可瀏覽:Mela 遊戲總匯
Copyright(C)Mela en'coiami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其他相關連結~

1、Facebook專頁
2、如何在這個BLOG上留言
3、Ask 蘇眉

2011年5月16日

紅月

最近右肩有點痛,加上心情有點 blue,害我很久都畫不出什麼圖來
不過要是再不畫的話,大概繪畫之神就會拋棄我的了……(其實已經被拋棄了?
所以就是草圖也好,今天畫了以下兩張


是很久之前畫的一張圖的人物
其實那個是IF的遊戲來的,不過畫了之後又很喜歡那個人物的造型,所以為他寫了個故事
故事和畫的名都叫「紅月」,而人物也叫「紅月」
不過「紅月」其實只是個代號,是一個暗殺集團的名稱
說「紅月」是個暗殺集團,但其實也只有一個人,就是上圖人物了
「紅月」的真名是 卡爾薩,是圖爾克王國的流亡貴族 (隱姓埋名中)
上代的「紅月」是他的養母 (已退隱)
「紅月」是個對什麼都不在意 (包括自己的命)、有點憂鬱但長得漂亮的人
正職是醫生
(看來我很喜歡有點憂鬱但長得漂亮的人)


上圖人物叫「色耶」,不過「色耶」其實是他的官職(?),真實名字叫 也速
「色耶」是圖爾克王國的第三繼承人,是國王的第17個兒子
「紅月」在不知道 也速 的真實身份下救了他一命,之後二人成為了朋友
但「紅月」在知道 也速 是「色耶」而這個「色耶」也在利用自己之後,他們的友情就缺裂了
(「紅月」的妻子是被「色耶」殺死的)
「色耶」是個城府極深、狡猾、能幹、自信、很有交際手腕,但同時也非常孤獨的一個人

下面那張就是在2008年畫的那張「紅月」了
那個老舊的故事就帖在圖下面
(紅月 的衣服一直都是畫成夏裝,而 色耶 的卻畫了冬裝 orz)



「今天月色真好。對嗎?」白衣男子望著天上銀月,輕輕笑道。

「嗯。」紅衣男子冷冷地回了一句。

白衣男子笑了一下,探手入冰冷泛紅的湖水中,說:「月色之下湖上泛舟,真有詩意。可惜賞月的就只有你和我。」

「嗯。」紅衣男子依舊冷淡。

白衣男子再笑了一下,手在水中擺動著,泛起陣陣漣漪,輕問:「隨從都給你殺光了,下一個就是我了?」

「嗯。」紅衣男子看著水中漣漪,點了一下頭。

這是圖爾克王國邊境一個湖上的盛夏之夜。四周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是來自天上那顆如的新月。銀色的月光照在淡紅的湖水上,那紅色顯得格外鮮明。

「你是北方人?是魔法師嗎?」白衣男子坐在木舟上,從口袋中掏出手帕,輕輕擦乾雙手。

紅衣男子定眼看著水面,淡淡道:「我是圖爾克人,也不是魔法師。魔法師殺人的話,索歌洛魔法協會一定會知道。」

白衣男子,看看紅衣男子,笑問:「那你是怎樣站在水面的?」

「這只是一些簡單的符咒,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符咒嗎?可以在什麼地方買到?」白衣男子似乎對這符咒很感興趣。

男衣男子滿不在意地說:「是柏耶羅您不應知道的地方。」

被稱為柏耶羅(註1)的白衣男子笑了一下,沒有回答。紅衣男子也沈默著,慢慢走近木舟。柏耶羅看著湖面笑道:「真神奇,你走路時水面竟一點漣漪也沒有。果然是專業的暗殺者。」

紅衣男子站在離木舟不足一步的地方,淡然道:「我不是專業的暗殺者。殺手只是我的副業。」

「那你的本業是什麼?」柏耶羅不解,問道。

「本業是醫師。」紅衣男子邊說邊拿出醫師的證明文件,遞給柏耶羅看。「不信的話您可以看這個。」

「有趣!本業是醫師,副業是殺手!」柏耶羅笑道,「為什麼要當殺手?」

「將死之人不應知道那麼多。」醫師平靜地說,「大人,您死去有什麼話要說嗎?」

柏耶羅直視醫師的眼睛,說:「是誰要你殺我?」

醫師道:「我有我的專業操守。」

柏耶羅哈哈地笑了,微笑道:「就是你不說,我也知道是誰派你來。是萊魯嗎?」

醫師不見得感到驚訝,也不見得受到動搖,他好像早就知道柏耶羅會猜出萊魯這個名字。醫師沒有回答,只是沈默著。

柏耶羅看著湖上泛紅的月亮,笑道:「你知道我是柏耶羅的話,就應該知道萊魯和色耶。薩額爾(註2)把我封為柏耶羅,大哥封為色耶,另一個異母的兄長封為萊魯。萊魯為人心高氣傲,善武技,一直看我這個書生不順眼。對於我成為柏耶羅一事他一直感到不憤,更多次公然侮辱我。四天前,色耶得知萊魯計畫在我外遊期間暗殺我,叫我立刻回朝。沒想到在邊境就遇上你了。」

醫師還是如常的平靜,說:「大人您就這麼相信色耶大人的話?」

柏耶羅微笑了一下,輕輕搖頭道:「色耶是我親大哥,是同一個薩圖爾(註3)所生的親兄弟。他不會騙我。而且色耶找到了暗殺手喻,手喻上的確是萊魯的筆跡,更有他的印鑑。錯不了。」

醫師沒有說話,只是掏出了匕首。匕首在月光下顯得份外明亮。匕首把月光反射在柏耶羅的臉上,柏耶羅一點恐懼的神色也沒有。

「您認為是萊魯要殺您的話,那就是萊魯派我來的。」醫師的語調依然不帶一點感情。

柏耶羅笑了一下,閉上眼睛,嘆道:「我希望是這樣。」

「您……」

「動手吧。」柏耶羅張開了眼睛,面帶微笑地直視著醫師。醫師一言不發,匕首直向柏耶羅的咽喉刺去。酒紅色的血液隨即由柏耶羅的咽喉向四方八面噴出。點點血花在銀月的照耀下顯得閃爍明亮。原本已經是淡紅色的湖水在最後一具屍體倒下之後變得更為嫣紅。

醫師依舊站在水面,定眼看著倒影在湖中的銀月。

「紅月,我想你替我殺一個人。」身穿黑色衣裳的男子平靜地說。

被叫做紅月的男子在森林的屋子內整理藥材,他冷淡回應:「大人應該知道要我殺人的代價是什麼。」

被稱為大人的黑色衣男子笑了一下,說:「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稱呼我為『大人』的?我們是老朋友,你可以像以前一樣,直呼我的名字。」

紅月淡淡道:「由我知道大人您是『色耶』開始,我們就已經不是朋友。」

色耶再笑了一下,說:「要你殺人的話,就要說一個令你覺得有趣的故事。那我就說一個吧。」

「洗耳供聽。」

「有一個國家,國王的選定方法是由現任國王在眾王子中選出三位國王的繼承人。現在的國王也一樣,他在自已27個王子中選出了最喜歡的三個,成為了三位國王的繼承人。有趣的是第一繼承人是第三繼承人的親弟弟。而第二繼承人剛巧非常討厭第一繼承人,更時常公然侮辱他。而我們的這個第一繼承人每次都忍下,令人覺得他懦弱怕事。但事實上第三繼承人知道那是因為他這個弟弟為人寬宏而且心地善良而已。第三繼承人認為,他的弟弟沒錯,是非常聰明、仁厚又正直。但是,這不足以令他成為一個好的國王。現任國王年老多病,命不久爾,新任國王快要誕生。但國家不需要一個婦人之仁的國王;也不需要一個心腔狹小、公然侮辱他人的國王。於是,第三繼承人就想出了一個一石二鳥的方法。暗殺第一繼承人,再嫁禍於第二繼承人。第三繼承人很愛他的親弟弟,但他更愛這個國家。縱使他之後一直活在罪惡感和痛苦之中,他也不曾後悔過。」

色耶沒有再說話了,紅月也沈默著,屋子裡只有外面的風聲。

「好吧,大人。我答應。」過了很久,紅月才打破了這一片寂靜。

「我成為阿搭爾(註4)的時候,你想要什麼獎賞?」色耶問。

紅月閉目,道:「色耶大人,我只救你別再來找我了。」

色耶沒有說話,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後轉身步出屋子。

屋子裡只有外面的風聲。

醫師依舊站在水面,定眼看著倒影在湖中的銀月。過了半晌,他搖搖頭,喃喃自語道:「也速,你說的故事真無聊。」然後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

註1:
「柏耶羅」為圖爾克王國王位第一繼承人的稱號。
第二繼承人為「萊魯」,而第三繼承人是「色耶」。
繼承人的次序和長幼、嫡庶無關,是依國王的喜愛而定。
「柏耶羅」在為王前死亡或犯罪的話「萊魯」就會補上成為「柏耶羅」。同樣,「色耶」亦會補上成為「萊魯」。而「色耶」將不會被補上。
基於以上制度,「柏耶羅」、「萊魯」和「色耶」之間的勾心鬥角是預料中事。
能否保住自己的地位、能否搶奪他人地位可說是這三位王子在成王前的考驗。
如果三位繼承人在為王前都死亡或犯罪,國王會再特別指定一位繼承人。
這是王國千年以來的法規。

註2:
「薩額」為圖爾克語的「父親」。「爾」有「王」的意思。
「薩額爾」就是「父王」。

註3:
「薩圖」為圖爾克語的「母親」。「爾」有「王」的意思。
「薩圖爾」就是「母后」。

註4:
「阿搭爾」是圖爾克人對國王的稱呼。

2 則留言:

  1. 感覺很棒啊!會做遊戲嗎?有點期待啊!(別理我,呵!)
    身體不舒服要保重啊!最近天氣又冷又熱的要小心身體!
    繼續加油喔!
    Mela en'coiamin ~ Anticipo ~

    回覆刪除
  2. 熊好~ 這個設定不會做遊戲,故事也不會繼續寫的!!
    不會!!! (喂
    大家都要保重啊! (已經好像有點在生病……
    我們會加油的!謝謝~~

    回覆刪除